S&P下调中国信用评级可能会影响中国香港

继穆迪同时下调中国和香港评级后,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周四将中国评级从“AA-”下调至“A+”,前景稳定。

S&P发言人没有回应中国香港是否也会被降级。

然而,一些分析师认为,中国香港与中国经济密切相关,预计香港银行将增加中国香港因向内地企业发放大量贷款而被降级的风险。

这是标准普尔自1999年以来首次下调中国评级。这也是今年第二个下调中国评级的主要评级机构。

今年5月,在穆迪28年来首次将中国主权评级从“Aa3”下调至“A1”后,S&P对外国媒体表示,中国目前的评级前景为“负面”,表明中国的评级可能会下调。

惠誉在2013年下调了中国的评级。目前,这三家评级机构都给了中国同样的评级。

像穆迪早先对债务风险的担忧一样,S&P的报告敲响了中国债务的警钟。

一些分析师担心,中国香港将受到与内地密切经济合作的一定影响,包括债务风险增加。

与此同时,在S&P报告发布之前,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系统(以下简称美联储)宣布下调和加息。市场担心资本外流和借贷成本增加,这也给中国和香港的经济(包括房地产市场)增加了担忧。

标准普尔的评级报告是在股市收盘后发布的。市场对此反应不佳。人民币基本相同。在内地交易时段,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小幅下跌0.30%。

中国债务增加金融风险S&P将中国的长期和短期主权信用评级分别从“AA-”和“A-1+”下调至“A+”和“A-1”。

此外,S&P对中国的外汇风险评估也从“AA-”下调至“A+”。

S&P表示,中国长期信贷的快速增长增加了经济和金融风险。

自2009年以来,存款机构对公共非政府部门的债权迅速增加,增速往往高于收入增速。

尽管信贷增长有助于推动强劲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和资产价格,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稳定。

日本政府加大了要求企业去杠杆化的力度,这将在中期内稳定金融风险,但据信信贷增速仍将在未来2至3年内逐渐增加金融风险。

关于将前景调整为“稳定”,S&P认为,未来3至4年,中国将保持强劲的经济表现,并改善其金融表现。据估计,从2017年到2020年,中国的赤字将接近或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5%,而至少到2020年,中国的年经济增长率仍将接近或高于5.8%。

S&P表示,如果中国的信贷增长大幅放缓,并在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保持健康增长的同时,保持显著低于当前水平,中国的信贷评级可能会提高。相反,如果该机构认为中国放松了对金融风险的控制,允许加快信贷增长以支持经济增长的可能性,它可能会下调评级。

巨额债务或金融动荡近年来,国际社会普遍对中国的债务问题表示关切,并发出了许多警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上月发布了措辞强硬的警告声明,称根据其最新研究报告,中国过度依赖信贷的经济战略已引发巨额债务,达到危险水平,可能引发下一场金融危机。

不仅债务总额巨大,人们真正担心的是中国的债务增长过快。

2007年底,中国的债务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2%。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北京当局在2008年发放了大量信贷,此后,中国的债务问题一直处于失控状态。

截至2016年底,债务总额翻了两番,达到28万亿美元(约218万亿港元)。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OFINTER-NATIONAL CENTRALS)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7%,远高于新兴经济体184%的总体水平。

日本银行7月4日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指出非金融企业的风险继续暴露,一些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风险。

经济分析师:意料之外的外国新闻引用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耶鲁大学高级讲师斯蒂芬拉克(StephenRoach)的话说,S&P下调中国评级并不奇怪。众所周知,这些主权国家的信用评级落后于指标。

他补充道:“他们总是向后看。

如果房间着火,所有人都离开了,他们会说,‘我想烟雾探测器被触发了’。

罗奇还指出,中国确实存在债务问题,但已经讨论了几年。

今年5月穆迪下调评级后,日本当局通过保持强劲的稳定性和阻止资金外流来稳定人民币汇率。除了最近中国经济数据的改善,外界一度预计S&P将改变其降级态度。

然而,《新报》前财经专栏作家廖世明认为,中国的债务问题绝对是中国经济的“隐形炸弹”。

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中国的评级,而不是来自空。

他解释,因为中国经济和政彩票双胆怎么算出来治密不可分,所谓的国企背后都是日本政府在支持,银行也是。他解释说,由于中国经济和彩票是不可分割的,所谓的国有企业和银行都得到日本政府的支持。

当西方企业出现问题,债务人申请清算时,并不涉及政府的信用问题。然而,在中国,控制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的是政府的行为,所有这些都取决于日本的主权行为。

换句话说,尽管中国的经济结构由于日本的极权主义性质而变得畸形,并可以通过日本的全面控制而变得相对稳定,但一旦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当真正的金融风险爆发时,将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多米诺效应,甚至无法挽救。

例如,日本当局最近重组了大型企业,随后有报道称,私营企业不能向银行借钱,甚至不得不出售外国商品,这些都是中国金融风险的表现。

”例如,王健林的企业不得不低价出售,偿还债务,变相压低市场价格。

“因此,廖世明认为,国际评级机构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并选择降级中国。

至于中国香港的评级是否会受到影响,廖世明指出,中国香港与中国经济息息相关。许多中国香港的银行向内地企业放贷,比如最近来香港大举投资的中国企业,还提高了中国香港的房地产价格。

一旦这些土地企业的资本链断裂,必然会给中国香港的经济带来不良后果。

例如,至少有四家从HNA获得15亿美元(约117亿港元)短期融资的中资银行,考虑到这些金融风险,决定不推迟延期。

渣打银行(中国香港)中国宏观经济策略师刘洁认为,评级机构在考虑香港的评级时,都会考虑到中国支持的因素和影响。随着内地与香港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内地信贷过度增长所带来的风险将对香港产生连锁反应,因此她认为香港评级下调的风险仍然很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