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共同市场阻碍巴西融入世界

南美洲共同市场(南共市)成立于1991年,旨在促进自由贸易和市场开放。然而,南锥体经济体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模式、内部矛盾和贸易争端已经恶化,阻碍了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并日益脱离国际舞台。

南方共同市场由巴西、巴拉圭、乌拉圭、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组成。虽然南方共同市场仅占巴西对外贸易的8.6%,但由于南锥体经济体的一体化和合作规定,巴西和南共市在过去12年中只与以色列、埃及和巴勒斯坦进行了经济和贸易谈判。

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联盟正在积极推动与其他区域国家就市场开放渠道进行谈判,例如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拉丁美洲国家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也采取了更加积极主动的现代战略,与美国、欧洲联盟和许多先进的亚洲国家谈判和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以创造更多的经济和贸易机会。

圣保罗工业联盟(Fiesp)外贸委员会主席巴波萨(RubensBarbosa)指出,尽管历经金融风暴冲击,美国与欧盟达成的贸易协定影响1/3全球贸易、占全球国内生产毛额1半,这两大经济体联手就投资、服务、政府采购、智慧财产权、原产地、竞争与标准制定规则,南美共市国家势必受到影响。Fiesp对外贸易委员会主席鲁本斯·巴博萨(RubensBarbosa)指出,尽管受到金融动荡的影响,美国与欧盟达成的贸易协定影响了全球贸易的三分之一,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5%。这两个主要经济体正在共同努力制定关于投资、服务、政府采购、知识产权、原产地、竞争和标准的规则,南方共同市场国家肯定会受到影响。

根据巴尔博萨的分析,南方共同市场国家是主要农产品生产国,主要出口到欧洲。

尽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南锥体经济体的最初影响有限,但这些国家仍然必须面对来自主要农业出口国美国的激烈竞争。

报纸EstadodeSaoPaulo的社论指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与南美共同市场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世界观:当太平洋国家放眼世界的时候,委内瑞拉加入后南美共同市场越来越对外界封闭。以“拯救穷人”的名义,自由市场被削弱,经济发展受到阻碍。

陕西彩票网购

根据世界银行对33个拉丁美洲国家商业环境状况的排名,乌拉圭排名第12,巴西第23,阿根廷第26,委内瑞拉最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的四个拉丁美洲国家位列前五。

巴波萨建议,如果南方共同市场和欧洲联盟之间的谈判停滞不前,巴西应与欧洲联盟达成协议,保护自己的利益,并恢复近年来失去的商业机会。

发表评论